侃股网-股民首选股票评论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6月11日盘前重要公司新闻:桂林旅游“日薄西山”

2019-6-11 08: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88| 评论: 0

摘要: 首现!泽璟制药携第5套上市标准冲刺科创板。科创板上会节奏加快 将首迎一日两场审议。产业园区大比拼:三地盛产科创板受理企业。港交所IPO贪腐传闻牵出港股“造壳”产业链 ...
桂林旅游“日薄西山”:不良资产难卖 创新业务乏力 ...
6月11日盘前重要公司新闻
桂林旅游“日薄西山”:不良资产难卖 创新业务乏力
  拥有甲天下的山水,桂林旅游却没能享誉A股,近几年的发展日趋乏力。

  6月5日,公司发布公告,拟定增发行不超过7202万股,募集资金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等。若以现价9折计算,约募集3.6亿元。

  再融资背后是公司经营的窘迫困境:旗下子公司大半亏损;3年甩卖一家亏损子公司6次未果;新业务发展频频遇阻;经营现金流净额持续下降;长期借款居高不下,2018年有息负债率达79%。

  与之相应的,桂林旅游市值在不断缩水。4年不到,市值从最高时的70多亿元,跌至目前的约20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在传统门票经济式微的背景下,作为广西首家旅游上市企业,桂林旅游急需寻找到适合自己的新路径。

  3年7次甩卖不良资产

  卖资产是改善企业效益的一个老路子。

  5月28日,在广西地区上市公司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活动上,桂林旅游董秘黄锡军表示,为了提升公司利润规模及市值规模,公司拟采取再融资、处置效益不好的资产或业务等手段。

  其实,早在2017年,桂林旅游就开始出售不良资产,只是市场一直不买账。

  当年1月,公司在北部湾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旗下丰鱼岩51%股权暨债权,挂牌价9005.69万元。由于无人摘牌,第二次、第三次挂牌时,公司将价格分别下调至8105.13万元、7294.61万元,但仍然未能脱手。

  三次失败,公司决定不再出售。

  不过,一年后就食言。2018年11月,桂林旅游再次挂牌出售丰鱼岩51%股权暨债权,相比前三次,挂牌价涨至9385.31万元。公司表示,若能按此价成交,当年可新增净利润1345万元。

  如同前几次一样,市场依旧不买账,桂林旅游无奈再次降价,在随后的二次挂牌时,将价格分别降至8446.78万元、7602.10万元。尽管如此,仍然无人竞买。

  5月17日,桂林旅游只得第7次挂牌出售丰鱼岩51%股权,直至征集到意向受让方或2019年6月28日(评估报告有效期截止日)。

  不厌其烦地多次甩卖,可见桂林旅游想尽早脱手的心迹。

  公开信息显示,丰鱼岩成立于1995年,主要提供溶洞旅游观光、中餐、住宿等服务。2015年是丰鱼岩由盈转亏的转折点,当年亏损796.61万元。2016年至2018年,丰鱼岩分别亏损1465.74万元、843.51万元、941.20万元。目前,丰鱼岩总资产7529.88万元,负债9654万元,已资不抵债。

  丰鱼岩最终能否如公司所愿卖掉,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半数以上子公司亏损

  丰鱼岩只是桂林旅游旗下子公司亏损的一个缩影。

  2017年,桂林旅游主要子公司共10家,出现亏损的有7家,累计亏损6076.97万元。到2018年,公司主要子公司增至11家,亏损也是7家,但累计亏损达5290.58万元。

  亏损的控股子公司中不少是连年亏损。全资子公司丹霞旅游,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1737.76万元、1772.02万元。全资子公司旅游汽车公司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1407.11万元、813.70万元。持股比例70%的罗山湖旅游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1163.70万元、930.39万元。

  效益不佳,原因多样。丹霞旅游是受市场影响,2018年接待游客人数比2017年下降5.91%。罗山湖旅游受征地影响,从2015年4月至今,基建工程基本处于停工状态。

  面对困境,桂林旅游开始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和坏账准备。在2018年12月31日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及坏账准备共计3204.56万元。其中,对控股子公司丹霞旅游、丰鱼岩、环城水系房地产资产计提的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共计2784.75万元。

  显然,加快处置不良资产,对桂林旅游的发展至关重要。公司管理层也认识到这一问题,2016年就明确了“对扭亏无望的资产要下决心处置”的战略重点,但3年多下来,只开花不结果。丰鱼岩6次挂牌出让,都没能卖掉。

  2019年3月,桂林旅游在年报中表示,将继续推进对丰鱼岩、丹霞旅游及丹霞温泉、桂圳公司、罗山湖旅游等不盈利或亏损资产的整合与盘活。

  “公司这种屡败屡战的精神值得钦佩。”一位投资者调侃道,不良资产的长期悬而不决,已影响到公司效益和转型,也让投资者对公司失去信心。

  新业务突围遇阻

  传统业务走入瓶颈,新业务也难言轻松。

  先看旅游+演艺。2015年,桂林旅游与宋城演艺合资成立公司,打造“漓江千古情”项目,总投资约8.05亿元。合资公司中,桂林旅游持股30%,目前已累计投入1.95亿元。该项目于2018年月7月27日投入运营。虽然桂林旅游当年获得了约21万元的收益,但与上亿元的投入显然不相称。

  在景区门票降价的大背景下,依靠演艺项目大幅盈利的难度已越来越大。“国内目前还没有成熟的,足以成为旅游目的地的演艺项目。”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这种重资产的演艺项目,一旦盈利不佳,随时会夭折。

  次看旅游+文化。2015年,桂林旅游携子公司漓江大瀑布饭店与荣宝斋合作,设立荣宝斋(桂林)拍卖公司。桂林旅游、漓江大瀑布饭店分别出资240万元、130万元,分别持股24%和13%。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荣宝斋(桂林)拍卖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为-318.74万元、-120.18万元和40.79万元,收效并不大。

  再看旅游+互联网。2015年10月,桂林旅游同天元国际旅行社合作,成立天地假期旅游,开展O2O电商及地面旅游服务综合体系运营管理业务。天地假期旅游注册资本500万元,桂林旅游持股41%。2016年、2017年,天地假期旅游分别亏损147.03万元、242.11万元。眼见扭亏无望,2018年12月,桂林旅游以4.21万元价格亏本甩卖。

  新业务坎坷不断,混改的效果同样难如人意。2016年3月,桂林旅游引入海航旅游集团控股的桂林航空旅游公司,后者拥有桂林旅游16%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当时的期望是,海航在资本运作方面具有较强的能力和成熟的经验,可以帮助桂林旅游改善业绩,做大市值。”业内人士表示。

  桂林旅游当时的公告也明确提出,根据外延扩张的战略部署,未来3年至5年内将进行不少于1次的融资。

  3年多下来,桂林旅游市值不但没做大,反而一路下滑,从最高时的70多亿元跌至如今的约20亿元。

  而海航自身的资金也捉襟见肘。公告显示,桂林航空旅游所持公司16%股份已全部被质押,2018年一度触及补仓线,目前虽升至补仓线上,但平仓风险依存。

  经营现金流持续下降

  经营遇阻,反映到财务上,一些指标开始异常。

  作为一家以门票、住宿、餐饮、运输等收入为主的旅游公司,应该有着较好经营性现金流。纵观桂林旅游,从2016年开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持续下降,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2.85亿元、1.79亿元、1.64亿元。今年一季度则降至-4796.04万元。

  与此同时,桂林旅游的应收账款持续增加,2016年末应收账款为8633.04万元,2017年末、2018年末则分别增加至9071.45万元、1.28亿元。增加的原因,以2018年为例,公司表示,应收的漓江游船船票款和七星景区、象山景区门票分成款比期初增加。

  另外,公司长期借款居高不下。2016年、2017年、2018年,长期借款分别达7.90亿元、5.73亿元、7.11亿元,占公司总资产29.53%、21.82%、24.33%。

  为减少账目上的长期借款,2017年,桂林旅游将部分一年内到期长期借款转为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018年,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285亿元,同比增11.24%。

  根据财务数据,近五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基本在40%至48%之间波动,2018年资产负债率接近45%。其中,有息负债占比约76%至85%,2018年有息负债/总负债为79%。

  较高的资产负债水平及有息负债占比导致公司资金成本高企,2017年、2018 年,公司财务费用分别高达3844万元、4187万元。国信证券分析师认为,考虑2017年、2018年公司扣非主业业绩分别为5460万元、7494万元,财务费用对主业业绩的拖累较大。

  今年一季度,公司财务费用继续增加,为1068.98万元,同比增长10.64%,主要是“银行贷款、利息费用同比增加”。

  早在2016年,桂林旅游就公告称,未来3年至5年内将进行不少于一次的融资。3年已过,公司没有一次融资。如今,突然提出再融资,显然是“火烧眉毛”。

  桂林旅游也坦言,若此次定增补流顺利落地,有望缓解资金压力,优化资本结构,改善财务状况,从而能一定程度上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


12345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