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股网-股民首选股票评论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锂矿欧佩克孕育中提高我国采购成本 我国必须掌控锂业定价权 ...

2023-4-23 20:2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860| 评论: 0

摘要: 早在2022年2月,智利制宪议会就初步通过了一项提案,旨在促进铜矿、锂矿和其他战略资产的国有化。这次智利总统明确提出锂产业国有化计划,可以被看做是智利政府进一步加强对锂矿产业控制权的宣言。中国进口的碳酸锂 ...
近日,据路透社报道,智利总统加夫列尔·博里奇表示,他将把该国的锂产业国有化,未来的锂矿合同将只向国家控制下的公私合营企业发放。

加夫列尔·博里奇称,智利政府不会终止目前的合同,但希望锂矿商在合同到期前对国家参与持开放态度。目前,SQM(智利化工矿业)的合同将于2030年到期,雅保公司的合同将于2043年到期。

据了解,SQM和雅保公司是全球主要的锂盐生产商。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统计,2021年全球锂资源总量达8860万吨,其中智利拥有980万吨,占比约11%。此外,玻利维亚、阿根廷的锂资源储量都超过智利,这南美三国锂资源占到了全球的六成左右。

由于锂资源储量在全球占比极高,此前南美三国长期拥有建立“锂业欧佩克”的打算,此次智利宣布锂产业国有化或将为“锂业欧佩克”的成立打下一定基础。这将对锂资源价格带来怎样的影响?如何影响中国的新能源产业发展?

智利加强锂产业控制权

智利谋求锂产业国有化早有端倪。早在2022年2月,智利制宪议会就初步通过了一项提案,旨在促进铜矿、锂矿和其他战略资产的国有化。这次智利总统明确提出锂产业国有化计划,可以被看做是智利政府进一步加强对锂矿产业控制权的宣言。

为何智利要加强对锂矿产业的控制权?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有化的目的是追求锂资源价值最大化,智利是锂矿大国,智利国有企业将加强市场操纵,必然会引发锂金属价格逐步上升,这对我国电动车产业发展不利。”

今年以来,国内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一路下滑,已经失守20万元/吨的大关,这也对智利的锂盐生产企业利润造成了一定影响。据Wind数据,截至4月21日,国产电池级碳酸锂均价已经下滑至17.85万元/吨,较2022年11月高点56.75万元/吨跌去了近七成。

而目前,中国进口的碳酸锂大部分都来自于智利。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专家安光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锂矿进口中依赖度很高,尤其是碳酸锂的进口量中,智利占比较大。”

据海关数据,2020年我国进口碳酸锂中智利的占比高达74%。智利阿塔卡玛盐湖是海外前两大锂业巨头美国雅保与SQM的重要生产基地,两家企业都与国内大型材料厂及电池厂签有供货协议。

中国锂资源的“安全屏障”

那么,智利此次加强锂业控制权,对中国企业将带来怎样影响?

安光勇认为:“智利政府国有化锂矿业务后,可能会对未来的供应和价格产生一定的影响,如果智利政府执行保护主义政策,对中国的锂矿进口形成一定的限制,那么可能会使得我国的锂行业面临一些挑战。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智利国有化后可能会增加中国企业与智利政府的合作机会,共同开发智利的锂资源,进一步推进中智之间的经济合作。”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过去几年国内锂矿企业、电池企业频繁“出海抢矿”,在锂资源方面中国已经构建起了一定的“安全屏障”。

商务部研究院电商所副研究员洪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已经在锂资源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并建立了一定的供应链和加工能力。智利锂矿国有化事件不会对中国锂资源安全造成重大影响,但是它可能会加剧全球锂矿市场的竞争,并推动锂价格上涨。”

陈佳向记者表示,全球主流锂业市场大部分份额由五大企业掌握:美国雅保(占比25%)、智利SQM(占比15%)、美国Livent(占比7%),中国的赣锋锂业、天齐锂业分别占有16%和14%。“近年来各大中资新能源厂商试图通过对国际锂矿市场并购重组,来提升锂业话语权。”他说。

2018年5月,天齐锂业曾披露称,公司拟以自筹资金约40.66亿美元(258.93亿元人民币)受让Nutrien集团合计持有的SQM 6256万股A类股(约占SQM总股本的23.77%)股份。这一收购也被市场看作是“蛇吞象”式的跨国并购。

今年3月30日,天齐锂业再发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天齐鑫隆科技(成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齐鑫隆”)作为收购SQM股权的实施主体,在股权收购及归还境外并购银团贷款的过程中产生一定金额的内部关联往来借款。公司拟以货币资金57亿元对其进行增资,并全部计入注册资本。

整体来看,中国是全球锂资源消耗量最大的国家,且锂资源80%依赖进口,但中国的新能源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已经通过股权投资等多种方式加强了在全球锂资源行业的话语权。智利对锂产业的国有化,或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锂资源价格提升,但不会对中国锂资源进口产生较大影响。

“锂业欧佩克”的谋划

智利宣布锂产业国有化的背后,是南美“锂业欧佩克”的加速组建。

“近年来随着锂资源价格的全球高位震荡,智利等国一直在推进锂矿国有化计划。自此前智利制宪会议否决之后,以本次智利宣布新的国家锂资源政策为标志,拉美各国内部锂资源国有化进程将进入新的时代,南美三国建立‘锂业欧佩克’畅想的政治经济基础进一步夯实,全球锂资源格局演变将进一步深化。”陈佳向记者表示。

去年10月,有消息称,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正在草拟一份文件,以推动建立一个锂矿行业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从而在锂矿价值波动的情况下达成“价格协议”,从而像欧佩克设定生产水平以影响每桶原油价格那样影响锂价。并且如果上述南美三国能够达成共识,那么另一个锂生产大国澳大利亚也可能产生“价格趋同”的想法。

安光勇向记者表示:“南美锂三角寻求组建‘锂业欧佩克’的举动,可能会对全球锂市场的定价权产生一定的影响,因为锂三角地区占据了全球锂储量的很大一部分。”

据了解,全球锂资源主要都集中在南美“锂三角”。美国地质调查局统计结果显示,2021年全球锂资源总量为8860万吨,其中南美三国玻利维亚、阿根廷、智利资源量最大,分别为2100万吨、1900万吨和980万吨,分别占比约25%、23%和11%,三者合计占有全球约6成锂资源。

到了今年,雅保和智利SQM公司也是锂资源产能释放的“主力军”。据SMM预计,2023年全球锂矿最大的产量攀升将来自雅保和智利SQM等经验丰富的全球锂矿巨头,其成功增产可能性更大,其产量占到了预期总体产量增幅的三分之一左右。

不仅锂资源储量丰富,而且产量增长还快,南美“锂三角”对全球锂矿产业的影响力不言而喻。那么如果“锂业欧佩克”能顺利成立,它会发挥怎样的作用、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陈佳向记者分析称,假设锂业欧佩克联盟能顺利建立,那么参照目前石油欧佩克的管理机制和市场格局,以及三国在锂资源产能与储量领域的龙头地位,锂业欧佩克联盟的成立宗旨、管辖权和职能推演大致如下:

其一,尽管锂业欧佩克的名义宗旨是反对西方国家的产业金融资本剥削、控制锂资源大国,但其实际目的是尽快形成全球最大的锂价格垄断联盟,通过定价权来迫使全球中下游产业链向上游产业链让利——这是锂三角成立联盟的短期目标。

其二,南美三国将借助新能源在全球的高速发展态势成为全球绿色经济发展领域新的重要参与者,并不断借势扩大其成员国和影响力——这是锂三角成立联盟的长期愿景。

安光勇向记者表示:“‘锂业欧佩克’可能会通过统一的锂产量限制来控制市场供应,以此来影响锂价格。”

“一旦‘锂业欧佩克’联盟建立,短期内势必极大影响中国锂资源的进口价格稳定性。以去年全球市场碳酸锂价格为例,借助当时的新能源装机旺季,澳洲锂矿供应商拍卖价曾一度创下新高,达到7100美元/吨的离岸价,调整锂含量和运费后的价格高达7830美元/吨。如果并入加工费的话,人民币计价每吨碳酸锂曾经突破60万元。客观而言,‘锂业欧佩克’也许能够对锂资源稳产保供稳价能起到一定支撑作用,但也可能因垄断市场而进一步恶化,导致锂资源价格狂飙狂泻成为常态。”陈佳说。

中国企业需加速上游布局

面对来势汹汹的“锂业欧佩克”,中国企业该如何应对挑战?

洪勇表示:“中国企业需要加快国内锂资源勘探开发和加工产能建设,增强锂资源供应链的稳定性和安全性,以减少对进口锂矿的依赖。此外,中国企业也可以考虑与南美锂三角国家开展更多的合作,共同维护锂矿市场的稳定和价格合理性。”

安光勇认为,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应该继续关注全球锂市场的发展趋势,保持市场敏感度,加强与锂三角地区的合作和交流,确保获取足够的锂资源供应。

“‘锂业欧佩克’将会统治全球新能源产业上游供应,增加下游企业生产成本。中国企业难以完全摆脱其控制,要尽快完成上游布局,减少‘锂业欧佩克’对自身发展的影响。”张孝荣说。

据华福证券研报预计,2022年到2024年,海外盐湖锂将贡献23.5万吨、32.7万吨、40.7万吨碳酸锂当量,海外锂精矿将分别贡献30.2万吨、43.2万吨、57.8万吨碳酸锂当量。

而从国内来看,2022年到2024年,中国盐湖锂将分别贡献8.1万吨、11.4万吨、16.8万吨碳酸锂当量,中国锂辉石将贡献1.8万吨、3.3万吨和4.5万吨碳酸锂当量,中国锂云母将贡献6.5万吨、9.5万吨和17.2万吨碳酸锂当量。

整体来看,按华福证券研报测算结果,2024年海外碳酸锂当量供给量为98.5万吨,而国内碳酸锂当量供给量将达到38.5万吨,占全球总量约28%,较2022年占比得到一定提升,这意味着中国锂资源对进口的依赖程度将有所下降。

“锂业欧佩克”尚存不确定性

尽管中国难以摆脱对海外锂资源的依赖,但“锂业欧佩克”的组建也不会一帆风顺。

陈佳认为,规划中的“锂业欧佩克”长期发展前景依然存在较多不确定性,其实际效果很可能比理论愿景要大打折扣,背后有四大原因:

其一,从历史数据分析,锂资源在全球新能源产业链的地位以及在全球能源安全架构中的位置,尚未达到石油资源的曾经企及的战略权重。并且近期不断爆发的能源危机在一定程度上还抑制了新能源产业链布局,反而加强了部分化石能源的产业链权重;

其二,当今国际格局风高浪急,要新成立一个产业联盟的难度很高,美国力推的“芯片四方联盟”屡败屡战就是典型案例,相比美国步履蹒跚的“芯片四方联盟”,拉美雄心勃勃的锂三角计划要推动的实际难度就更大;

其三,三国地理位置处于南美,经济实力远不如中东富庶,同时国内政局不稳也拉低了它们在全球的影响力。三国内部和三国之间要想协调生产产能、工艺流程和产业政策都存在比较实际的技术障碍与政策障碍。再加上近期锂资源价格反复跳水,“锂业欧佩克”一旦建立还需要面对未来类似石油价格跌倒负值区间的极端场景,这对它们的风控协调机制和创新能力都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其四,新能源产业链技术进步一日千里,尤其是近期电车价格战不断发酵,反噬到产业链中上游,中下游厂商产能堆积如山,对成本十分敏感,不仅拉扯锂资源价格跳水,也倒逼了新能源电池技术的发展。全球新能源电池大厂近期在固态电池、半固态电池上的发展以及宁德时代刚刚量产的凝聚态电池,都将有望间接改变整个新能源产业链对锂资源价格的过度依赖症。各大电池厂商同时还在开发新的钠电池、氢电池等技术路线,因此未来全球锂资源的需求侧有可能受到一定影响,让“锂业欧佩克”建立后的实质性影响力不及预期。

客观来看,智利此次锂产业国有化的宣言尽管短期对中国企业影响不大,但它就像是一个“警钟”,宣告着“锂业欧佩克”的建立基础进一步稳固。对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来说,“锂业欧佩克”何时会出现、有多大影响目前尚是未知之数,但相关企业必须做好充足准备,才能避免在这一联盟真正成立时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